我為父親讀地藏經的感應-地藏功德真實不虛

 

地藏菩薩功德真實不虛。我把自己家裡發生的一些事情講述給大家聽。

  我的父親去年4月份因為心髒疾病做了瓣膜置換手術,更換了主動脈瓣。手術後剛開始恢復得還可以,但是到了去年冬天,情況開始變得糟糕:漸漸感到無力,心髒區域的雜音又由輕微變得明顯,慢慢地乏力加重,連翻身、穿衣等等這些小事都需要有人幫助才行。還有頭暈目眩的感覺如影隨形,更加重了身體的折磨。晚上睡眠也極差,失眠多惡夢且有全身疼痛的感覺。


  我和妻子沒有跟父母同住,所以日常照料父親的重任就壓在了母親的身上,幾個月下來,媽瘦了好多。


由於身體的痛苦,父親精神也極為悲觀沮喪,常常說一些很悲觀的話,害得全家人跟著擔心害怕。去醫院找最初接診的心髒病科的大夫,檢查過後,大夫也是很無奈的樣子,只給開了一些增強免疫力的藥品,並說沒有什麼好的辦法,過一天算一天吧。當時我們大家都感到了絕望,父親甚至開始囑咐母親後事。


  我本人是學醫的出身,看著父親現在的情況,也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不是醫學所能解決的了的問題了。於是就想到了佛法。(慚愧,此時讀南老的書已多時,竟此刻方記起)。於是開始念准提咒回向給父親,同時也教父親念誦准提咒,但是這個咒子對於長期頭昏目眩的父親來說,還是太長了。雖然幾天後會背了,但是背得很慢,基本是想一句,背一句,停一下,再背一句。

  當我說此咒最起碼要滿20到40萬遍才能顯效時,父親臉上失望的表情一覽無余:照這個背法,何年何月才能完工啊?於是我又教父親持名念阿彌陀佛;父親一生幾乎沒有什麼信仰,此路似乎也不通,待我回家督促,方念兩句,我一走,就又忘了。唉!


  萬般無奈之中,想到了大願地藏王菩薩,於是就跑到我們本地的佛教協會請了兩本地藏經,一本交於父親,一本自己讀(又一次慚愧,此前雖聽聞地藏菩薩名號多次,但說翻看經典,還是頭一遭)。自己讀時,默想念經功德悉歸父親,悉歸父親累生累世怨親債主。但是單位事多,回到家還要帶一歲多的小孩子,晚上總感覺很累,念了兩天就沒有堅持,仍是持准提咒回向(可能遍數太少,感應很輕,父親病情確有好轉,但是時輕時重,沒有規律)。


  父親一是由於頭昏的原因,二是因為對經典不熟悉,不理解,只看了十幾頁就看不下去了。適逢上周六,我回家看父親,父親昨夜又沒有睡好,感覺極差,悄悄拉著我的手說:我可能不行了,睡覺睡不著,身上也很重,頭昏得厲害,這一關可能過不去了。母親和我一直在給他打氣鼓勁,可一直也不能給他帶來生活的信心。


  突然我想到父親曾對我說地藏經看不懂,所以看不下去,就毛遂自薦地要給父親解釋經文意思。(阿彌陀佛,我只是比父親多看兩遍而己,只有一個大概的印象。但幸虧有讀過南懷瑾上師的文章,對佛教有了一些粗淺的了解),於是嗑嗑絆絆,邊讀邊解釋,把我所知道的有限的佛學知識通過一個個小問題的闡釋,全倒給了父親。可能父子天性相通,父親居然聽進去了,也聽懂了一些,我感覺他對這本經,對佛法,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和正信了。


第一品,我們講了一個半小時,到中午十二點時,方才講完。這時我講得口干舌燥,父親竟聽得有了睡意,沒吃中飯就睡去了。兩個多小時的睡眠,很沉很平靜,沒有鼾聲。兩點多父親醒時,竟問我們:我睡著了沒有?怎麼感覺剛躺下就起來了?我和媽都笑他,一問居然沒做夢!!這可是幾個月來從未有過的事情啊!!起床後,父親情緒明顯好了,自感身體也輕便了許多,接著父親又做了一件讓我們大家驚訝的事:在我們接著睡午覺時,竟然自己下樓理發去了!!最先發現的是媽,趕快找,一看人精精神神的正在樓下大門口和別的老頭聊天呢!!這和上午那個極度悲觀的父親簡直判若兩人!!只讀地藏經一品的功德就已如此,我對地藏菩薩的神奇感到驚訝。


  當天的下午,臨近晚上時,接到了一個電話,說讓家屬下周一去廠裡領些困難補助。由於我父親廠子裡的一些歷史原因,工人的醫保問題弄得一團糟,父親的手術費用一直沒有報銷,也找了有關部門,但結果讓人感覺越來越沒有希望。這個竟外的電話讓我們全家為之一喜!!感謝地藏菩薩又一次加持!
  結果這星期,廠裡以困難補助的名義,果真幫補了些治療的費用。而父親接連幾天,直到今天周四,都每天讀地藏經,再也不管懂不懂,直管讀,還把我教他的准提咒也重撿起來了,慢慢地在念。而這一個時期的睡眠得到了很大改善,睡得香了,夢也少很多了,精神也不再悲觀了。種種改變讓我們歎為觀之!!


  頂禮地藏王菩薩!感謝他超度了糾纏我父親的諸世怨親債主,使父體輕安。感謝他由佛力加被,幫我父親恢復健康。


   謝菩薩就要學菩薩,學菩薩最好的方式就是多讀地藏經,回向身邊的親人,回向身邊看不見的眾生。

 

http://big5.xuefo.net/nr/article8/79352.html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蓁蓁 的頭像
蓁蓁

蓁蓁的部落格

蓁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