淨空法師:法佈施與財佈施



「複為大施主,普濟諸窮苦。大施主者,於一切人行大施。至於所施者,為是財耶?法耶?淨影師雲法施化益,是謂法施。憬興師非之曰­:欲濟貧苦必財施故。是謂財施也。」我們就看到此地。


這是本師阿彌陀佛四十八願圓滿成就之後,這個行動就表現出來了,這個行動是­「複為大施主」,自行化他。經文上有六句,後面五句是「普濟諸窮苦,令彼諸群生,長夜無憂惱,出生眾善根,成就菩提果」,這個菩­提果就是成佛,這個佈施是令一切眾生平等成佛,這是名符其實的大施主,我們應當向佛學習。所施是財、是法?財法統統都具足。淨影­師就是慧遠大師,著重在法施,法施化益。眾生貧苦從哪裡來的?從迷惑來的。


所有一切苦,迷失了自性,可憐!他對於宇宙萬有,他想­錯了,他看錯了,於是他也說錯了,他也做錯了,造無量無邊的業。業的果報就是十法界,十法界裡面有染有淨、有善有惡,也就是有苦­有樂。佛告訴我們,苦是真的,樂是假的,這很多人不知道。他為什麼不知道?粗心大意。如果細心的去觀察,他就明白了。


苦,八苦,­真的,大家都知道是苦;樂,佛說樂是壞苦,這個樂不是真樂,是像麻醉劑一樣,不是真的。那我們知道,飢餓是很苦,美食是很樂,但­是飢餓苦是真的,美食能維持多久?維持一天,一天都維持不了,幾個小時。幾個小時又餓了,又要去找美食,那不就等於服毒一樣嗎?­只能將你的飢餓之苦暫時止住,像止痛藥一樣止住,時間過了,效果就沒有了,苦的現象又現前,那叫真苦。


佛確實是大醫王,也是大施主,他知道眾生苦的根源,幫助你把這個根拔掉,那就是破迷開悟。破迷之後,苦是永遠脫離了,開悟之後,­你才得到真樂。那個樂與五欲六塵不相干,可以說與六根、六塵、六識全不相干,這叫真樂,不再為十法界所動搖。這就必須要法施,世­尊當年在世為我們做的示現,四十九年天天講經教學,這是法佈施。眾生聞法,我們在經典上看到,確實有不少善根厚的人,根性利的人­,一部經聽完,他覺悟了,回頭是岸,不再造業了。甚至於還有根性很利的人,一部經還沒聽完,聽了一半,聽了三分之一,他開悟了。­法佈施的功德不可思議,法佈施的功德究竟圓滿,法施是治本,財施是治標。佛很慈悲,標、本都治。


  憬興師偏重在財施上,「欲濟貧苦,必財施故」。我們看到貧苦的人,你要勸他學佛,他三餐飯都吃不飽,他哪有心來學佛?你能把他基­本的生活解決掉,你勸他來學佛,他就來了。這是大乘教裡佛教菩薩,對一切眾生「先以利欲勾,後令入佛智」,先以欲勾牽,那就是財­施。所以佛教菩薩有四攝法,攝受一切眾生。四攝法裡面頭一條就是財佈施,這佈施,他迫切需要,你要幫助他。


財施他立刻就感到恩惠­,他對你就產生好感,你再勸他學佛,他聽得進去,你是個好人,你不會害我。六度裡面的佈施跟四攝法的佈施意思完全不一樣,六度裡­面的佈施,佛教菩薩放下貪瞋癡,佈施的目的在此地;四攝法裡面的佈施,他的用意於一切眾生結法緣,佛不度無緣之人,菩薩要想普度­眾生就必須要跟眾生結緣。


結緣,我們沒有這個財力怎麼辦?早年李老師教我們這些學生,我們跟他學講經的二十多個人,他非常重視四攝法,與眾生結緣。告訴我們,縱然是菩薩,甚至於成佛了,因為在因地當中跟眾生結的緣很薄,所以成佛之後,講經說法聽眾不多,度眾不廣。這什麼原因?因地沒跟眾生結緣。所以老師很重視讓我們學生跟大眾結緣。


我們說:老師,我們沒有錢,怎麼結法?結緣不要錢,李老師一個星期講經一次,星期三,時間地點是固定的,不需要宣傳,在台中住了三十八年,大家都知道。他講經的那一天,我們二十幾個同學都去做義工,排隊在門口,歡迎來聽經的大眾。大眾進到我們佛堂來聽經,我們就做接待,引導他,替他找座位,替他拿經本,把今天講的什麼地方翻開來指給他看,這都是結緣,非常親切接待。如果還有幾個零錢,可以買一包花生米,一個人一粒花生米,一個人一塊小糖,這都是結緣,令眾生生歡喜心。


花費不多!一個月才講經四次,一次用一塊錢,一個月不過四塊錢,我們就學會了。這個都是屬於四攝法裡頭的。四攝法,你看佈施,我們用內財佈施,做義工是內財,用身體,用我們的勞力、用時間,金錢那個東西是外財,內外都要施。


第二個是愛語,柔和的言語,謙卑恭敬的態度,來接待大眾,讓每一個聽經的人都感到,到這個佛堂來接待的人非常親切、非常和睦,讓他生歡喜心,讓他有好印象,他到這個佛堂,他就很安靜,專心來聽教。利行,所有作為都是利益大眾。在講堂裡面同事,共同學這部經,共同修這個法門。這是佛教菩薩四攝法。這個四攝屬於財法統統都包括了。所以財施是接引,法施是目的,一個治標,一個治本。


下麵說,「《宗鏡錄九十五》曰」,《宗鏡錄》有一百卷,九十五卷有這麼幾句話,「以無財法,名為貧窮」。「故知普濟貧苦,即須法財並施。」貧苦這兩個字可以涵蓋六道所有的眾生。六道裡有大富大貴,沒錯,大富大貴他物質上他不貧,精神上貧苦,為什麼?沒有智慧。我想很多同學都瞭解一個事實真相,那就是財富是福報,你這一生有財富,過去生中修福得來的。


可是這個財怎樣用法,那是智慧。智慧來用財,財就變成功德。如果沒有智慧,這個財富太多很可能造作罪業,那個麻煩就大了,還不如沒有的好。世世代代得人身,多半是生活都相當貧苦,他來生又到人間來了。大富大貴,來生得人身就很困難,如果他一生做好事,積功累德,他生天,天道去了;他用這些財富去貪圖五欲六塵的享受,來生他可能到三途去了。


人身難得!我們從外國催眠術裡發現,有很多被催眠的人,來生還是人道,再前生也是人道,好多世都是人道,都是很普通的人,說明什麼?這一生沒有什麼大惡,也沒有什麼大善,他保持在這個水平上。大善大惡都不在人道了。所以這兩種佈施都非常重要,但是財佈施可以做一個引導,法佈施為主,釋迦牟尼佛為我們示現的,一生四十九年天天行法佈施,這是主。


「故《積功累德品》」,這是下一品,我們現在是「必成正覺第七品」,第八品是「積功累德」。裡面有這麼一段經文,這是佛教菩薩「恆以佈施」,著重在恆,恆是恆常,不能間斷,要有恆心,「以佈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、智慧六度之行,教化安立眾生,住於無上真正之道。」佛教菩薩,就是教一切弟子們,我們今天發心皈依三寶,以佛為師,以法為師,以僧為師,佛法僧都要懂得自性三寶,這才是真正皈依處,不能搞錯了。


自性的佛寶就是皈依覺,佛的意思是覺,覺而不迷,自性覺是真佛;自性正是真法,法寶;自性淨,清淨,這是僧寶。皈依的時候,傳授皈依的老師一定要把這個講清楚、講明白,而不是皈依形式的三寶,在佛法名詞叫住持三寶。


住持三寶有作用,有什麼作用?提醒你,你皈依了,沒有人提醒,轉眼就忘掉,所以住持三寶功德不可思議。佛不在世,佛的形像在,泥塑、木凋,甚至於彩畫畫的佛像,你見到佛像就提醒自己自性覺。


惠能大師在《壇經》上教人皈依,皈依覺,皈依正,皈依淨,然後再解釋,佛者覺也,法者正也,僧者淨也。怎樣才是真正皈依?皈是回頭,依是依靠,我從迷惑顛倒回頭,依靠自性覺,覺而不迷,就叫皈依佛;我從邪知邪見回過頭來,依靠正知正見,這叫皈依法;我從一切染汙回過頭來,依靠清淨,身心清淨,這叫皈依僧。學佛從這裡學起,三皈是開始,覺正淨。它是開始,它也是圓滿。在我們《無量壽經》的經題上,覺是佛寶,平等是法寶,清淨是僧寶,你看經題上清淨平等覺就是三寶。


學佛學什麼?就是學清淨平等覺。方法呢?方法八萬四千法門,無量無邊法門,任何一個法門不能離開這個原則,離開這個原則就不叫佛法了。譬如佈施,佈施裡頭有清淨平等覺,持戒,持戒裡頭也有清淨平等覺,這就是佛法。沒有清淨平等覺,佈施持戒也都是世間法,世間法不能脫離六道,不能超越十法界,不能明心見性,這個不能不知道。這是世尊對我們行的佈施。


佈施,財佈施有內財佈施跟外財佈施,內財,我們的智慧,我們的方法,我們的體力,我們的精神,我們的時間,來從事義務工作,就是不要報酬的,這是屬於我們內財佈施。內財佈施這個果報超越外財,外財是你拿錢來佈施,固然也是好事,不是用你的身心、用你的精力、用你的時間,那是真的可貴。


所以在道場、在佛門做義工都是屬於內財佈施,都是稱之為大施主。財修福,法是修慧,財佈施得福報,法佈施得智慧,無畏佈施得健康長壽,這佛教導我們的。


三種佈施都必須要學。六祖惠能大師,這禪宗的,他在五祖的道場黃梅八個月,《壇經》上說得很清楚,八個月,五祖忍和尚分配給他的工作是碓房裡面舂米破柴,這是他的本行,他是樵夫,賣柴的,山上砍柴賣柴的樵夫,沒有叫他聽經,也沒有叫他參禪。這什麼意思?世出世間法如果沒有福報,別說你幫助別人,你自己顧自己都顧不了。所以佛門的諺語有所謂「法輪未轉食輪先」,這就是說明在六道裡頭福報比智慧重要,有福報的人他衣食不成問題,有智慧沒有福報一樣會餓死,他活不下去。所以你說修福多重要。


現代的人,我們論福報是一代不如一代,我們自己要知道。為什麼說一代不如一代?他不修了,只知道享福,自己不知道修福,你命裡有多大福報你會享盡,享盡之後怎麼辦?我沒有福報,學佛沒出家之前我在懺雲法師茅蓬住過五個半月,做義工。茅蓬裡面一共五個人,三位是法師,還有一個老居士七十歲,朱鏡宙老居士,我跟他們住茅蓬那一年是三十歲,只有我一個年輕人。


所以這茅蓬裡面所有一切工作我一個人做,包括煮兩餐飯,茅蓬都是過午不食,所以晚上不要燒飯。在山上沒有水電,山上有泉水,距離不算太遠,我們想了一個方法,砍竹子,把竹子裡頭的竹節打通,就像管子一樣去接水,從山上泉水接到我們茅蓬。


但是有時候水就斷掉,斷掉什麼原因?大概有野獸把我們的管子搞斷了,所以我們必須隔個一、二天都要上山去檢查,這水管,竹子接的。那時候物質非常貧乏,沒有現在塑膠的管子,那個時候還沒有,沒有用塑膠的東西,塑膠袋這個都沒有,現在就方便多了。


每天去撿柴火,住在山上,燒灶,我做廚房。山上沒有燈,沒有電燈,點蠟燭、點油燈,晚上八點鐘睡覺,早晨兩點鐘起床。起床之後大家做早課,大概一個半小時,拜佛為主。我的早課是每天早晨拜三百拜,晚課三百拜,中午吃了飯兩百拜,每天懺雲法師規定我拜八百拜,拜了半年。


早課完了之後,我就得準備早餐,法師對於飲食很重視,早餐的時候要磨豆漿,石頭的磨子,晚上吃飯之前把黃豆、花生泡一個小碗,早晨起來的時候已經都泡開了。稀飯煮好之後,磨出來的豆漿跟豆渣一起放在稀飯裡面,那稀飯的確是好吃。自己種菜。每一個星期到小鎮裡面去採購一次,一次要去一天,走路,沒有車,大概要走兩個多小時,來回差不多要走路走五個小時。


我還能挑三、四十斤,挑個擔子買菜買回來,一個星期的。這是修福。離開懺雲法師那裡,我就到李老師那裡,他剛好辦了一個慈光圖書館,我把我自己收藏的書全部捐贈給他,我在圖書館裡做管理員,義工。跟老師學經教,修這麼一點福,不幹怎麼行?我到晚年有這一點福報,是這一生修來的,不是過去生的。

 http://jeise.pixnet.net/blog/post/38051866-%e6%b7%a8%e7%a9%ba%e6%b3%95%e5%b8%ab%ef%bc%9a%e6%b3%95%e4%bd%88%e6%96%bd%e8%88%87%e8%b2%a1%e4%bd%88%e6%96%b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蓁蓁 的頭像
蓁蓁

蓁蓁的部落格

蓁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